小暮有話說~
嗨各位,最近決定把這的灰塵掃一掃了:) 可能會多些創作和小說心得,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自和季丹告別後幽峻已經三天沒有見到人煙了,他的糧食和飲水已沒了,仗著年輕只摘些果子勉強維生,不過日子過慣舒服的他終於還是撐不住了,眼神已經有些渙散,乾裂嘴唇上的血漬碰到果子的水分反而有些刺痛,「爹……原諒孩兒不孝」眼前一片模糊,身子一歪昏了過去。

 

「唔,你終於醒了,看來剛剛的那草藥還蠻有用的」幽峻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樹下,而且有個灰眼的少年正看著他。

「這裡……」幽峻想坐起身來卻發現全身無力。

「別勉強」那少年露出親切的微笑「我叫雷泫,樹上那個是我師妹,桑雨晨」他指指上方一位提著兔子的少女,但是那女孩卻露出防備的眼神。

「謝謝……」幽峻感激的點點頭「我叫……江攸」他險些說出自己的本名不自覺的緊張了一下。

「看你倒像個有錢人」桑雨晨冷笑的跳下樹來「我們救你一命你總該答謝我們吧?」

幽峻一時愣住了,這麼不要臉的話他是第一次聽到,一雙手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不是害怕,而是憤怒。

「雨晨」雷泫瞪了她一眼,帶有歉意地對幽峻說「江兄,我師妹個性不是很好還請多包涵」

桑雨晨哼了一聲丟下兔子消失在森林中,幽峻張口想說些時麼但被雷泫制止了。

「江兄不必理她,過會她就自己會回來了。」雷泫拿出刀子來料理了這隻兔子,幽峻試著坐起身來,感覺力量似乎又恢復了不少,發現自己右手的動脈上有一張符咒,忽然想起魏谷總是利用著種方式幫父親恢復體力。

「雷……雷兄,你幫我恢復體力?」他知道每當魏谷用完就要休息好一會。

「小意思」雷炫手指輕觸幽峻身邊的竹杯,一下子竹杯就裝滿了水。

「法術變的水不是不能喝嗎?」幽峻聽過魏谷說過。

「那是誤解了魔水的特性」雷泫把杯子遞給他「我自幼學習水術這難不倒我」

幽峻喝了一大口,沁涼的水滑進他的全身「好甘甜啊!」

「你大概是個貴公子吧?」雷泫把兔肉遞給他「吃吃看野味吧?」

「我……」幽峻吞了吞口水,「我不是什麼貴族」接下肉就咬一大口,意外的發現這味道有種特殊的大自然的感覺。

「接下來你要去哪?」雷炫咬著兔肉問

「古颯」幽峻小聲的說,他已經知道很多人聽到後都會和他說很多道理。

「噢!」雷泫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你不可能一個人去」

「那你想不想去?」幽峻脫口說出,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信任了這位認識不到半天的少年。

「我?」雷泫臉上露出笑容「那也是我和師妹的目的地」

「你們也要去那?」幽峻興奮了起來,果然會有和他一樣看法的人!

「但是我師父要我們一年後才會去」雷炫說站起身來「我也沒什麼好瞞你的,我師父就是水系大師水幻」

「你也……」幽峻有些暈眩,自己才旅行幾天就遇到了兩系的嫡傳弟子

「你是不是木係的?」雷泫指了指他的右手脈「只有四大派系的能量員在右手脈,瞧你有幾分像木系的」

「不是」幽峻說「以前也有人認錯過,但是葉珀大人不是失蹤了嗎?」

「你這麼一問就知道你不是四大派的了」雷泫微微笑「葉珀大人當年一意孤行和其他派系在一場重要的會議上發生衝突,後來便自行離開古颯,放棄木系在古颯的地位」

「什麼會議?」幽峻愈聽愈模糊,四大派系真的是不單純啊!

「師父沒說」雷泫聳聳肩「反正木系的弟子也都不見了,沒有一個再回來過」

「師兄!」桑雨晨忽然從後方走來「你把機密和這人說幹嘛?聊個沒完我們今天怎麼趕路?」

「師妹」雷泫嘆了一口氣「別老是這樣好不好?江攸他會和我們同行」

幽峻心中一喜,他知道若身邊的同伴是四大派系之一那他能進城地機會就大一些。

「他?」桑雨晨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受夠了!我的感受你從來不在乎,師父和小師妹的地位在你心中都像天神一樣,我呢?連這一個陌生人都比我強多了!」

雷泫嘆了一口氣「師父我視她為我的親生父母,而你和小師妹我也視為親生妹妹一樣,這件事我不想再和你辯了。」

「我也不想再和你辯了!」桑雨晨忽然像洩了氣一樣,低著頭快步消失在森林中。

雷泫低吼了一聲「她,真的受不了她」

雖然幽峻不是很能理解,但仍說「你師妹好像很不喜歡我。」

「她對誰都這樣,你不用介意」雷泫應了一聲「我們走吧?天黑前大概還能再走點路。」

「不用等她?」幽峻訝異的問。

「她的功力無法單獨對付一個人,如果她聰明點就會跟上來」雷泫收好了東西往前方走去。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幽峻盡量跟上雷泫的步伐問。

「問啊!」雷泫笑了一下挑眉說「不用這麼拘謹吧!」

「呃,你能不能多告訴我一些古颯城的事啊?」幽峻忽然感到有些尷尬。

「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雷泫似乎在想該怎麼措辭「據說幾千萬年前,有塊隕石掉落到這,經風吹雨淋後有了靈性,進而醞釀出最原始的四大派系守護神」

「是風妖、火妖、水妖和木妖?」幽峻插了一句問

「對,而後天下奇人宙冥大人以畢生的精力去學習了四妖的武術,最後因為每個妖各有其發展的方向,宙冥大人無法負荷,於是才收了四個弟子,正是現今的四大派系大師。」雷泫停下腳步往遠方的河岸上一個黑點一指「瞧,我師妹已經到了!」

「噢」幽峻瞥了一下就轉回注意力「雷……雷大哥,那宙冥大人是怎麼死的?我聽說是累死的?」

雷泫一笑說「那都是傳言罷了,我師父說,宙冥大人是已經研究出一個超脫時間及空間的方法,這才棄世去追隨靈魂的根本。」

幽峻皺了皺眉說「好難理解」

雷泫哈哈一笑說「反正這也沒什麼好聽的,快上船去吧!」

幽峻順著雷泫看的方向看去,河面上有兩艘不大不小的木船,桑雨晨正在其中一艘內生悶氣。

「你們都是坐船的啊?」幽峻盯著木船問「這木頭不會爛掉啊?」

「那只是看起來像木頭而已,那是很久以前木系製出來的一種竹板,輕巧且堅韌」雷泫躍上船頭「上來吧?」

「你們沒有船夫?」幽峻跟著跳上船頭。

「船夫?」雷泫彷彿聽到什麼笑話一般地笑了出來「你看了就知道了。」

只見雷泫盤起身子,閉上眼口中默念,原本平靜的湖水漸漸起了點小浪花,一眨眼的工夫,船就以順風的流速往前。

「不愧是水系的!」幽峻讚嘆道「這樣子可比我走路快多了」

「不過我會先繞去益城一趟,多年前那的城主益方向我師父借了點東西,現在我們要去拿回來」雷泫吁了一口氣,船速漸漸慢了下來,但是仍前進著。

「沒關係」幽峻說「我也沒有很急著要去」畢竟他還是個好奇心很重的少年,能這樣自由自在的到處逛逛也是很開心的。

「要不要去裡面拿點吃的?」雷泫比比船艙「把船當成家吧!裡頭差不多什麼都有」

「謝謝」幽俊彎腰走進船艙,有些失望的環顧四周,除了幽峻腳下站的地方以外的空間大概只擺的下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個櫃子,要他這樣的貴公子把這裡當成家實在有點困難。

「抽屜裡有包乾糧」雷泫的聲音從外頭傳來「待會我和師妹若捉到魚了就能加菜了」

幽峻應了一聲,拿著乾糧走到外頭,太陽已經沉了一半,橘紅的夕陽下他新交的旅行夥伴已經在溪裡了,那頭不肯理他的姑娘正輕快的把船把在岸邊,輕柔的晚風輕輕吹過,幽峻竟然有一種這才是他的歸宿的錯覺,好像他的生命是現在才開始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暮與小說的世界

書奴☆小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月隱♬雨♫芮
  • 暮暮姐姐~
    我還滿喜歡雷泫的(?
    背景音樂是我們畢業歌耶(重點誤
    姐姐寫的都好棒~加油呦~
  • 妹妹~
    雷泫是好人(點頭(欸
    背景是五月天的我不願讓你一個人~(阿信好可愛(喂喂)
    謝謝妹妹~我會繼續加油低!

    書奴☆小暮♥ 於 2012/08/16 12:04 回覆

  • 優菌
  • 妳很有天份
    加油!!!
  • 謝謝你:)

    書奴☆小暮♥ 於 2012/08/30 15:53 回覆

  • 貓迷
  • 你寫ㄉ武俠小說很好看呢!!
  • 謝謝你~

    書奴☆小暮♥ 於 2012/09/27 15:38 回覆

  • 月心★空夜
  • 嗨~小暮 好久不見!

    你真的超超超x100厲害的啦
    好好看喔: )
  • 的確很久了~
    其實真的沒有很厲害啦!
    我會繼續放續集的(等我比較不忙的時候....)

    書奴☆小暮♥ 於 2012/09/27 15:40 回覆

  • ◆雪☆冰羽★泫心♬
  • 好棒好棒喲!!暮妳要繼續寫喔~~我還想看(顆顆
    加油!希望妳可以出書 喔^ ^
  • 謝謝你:)
    我會繼續寫下去的~

    書奴☆小暮♥ 於 2012/10/29 18: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