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暮有話說~
嗨各位,最近決定把這的灰塵掃一掃了:) 可能會多些創作和小說心得,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微風輕拂,陽光均勻的灑落在大地上,百花齊放的大花園中央臥著一個俊秀且纖瘦的少年。

蝴蝶和蜜蜂在他身邊旁翩翩起舞,陣陣濃郁的花香襯托著這五官細緻的美少年,然而他的臉龐在陽光下顯的有些憂鬱,一雙心事重重的眼睛靜靜的凝視著眼前的美景。

    這花園的一花一草全是他親手栽種的,也許為有照顧它們才能讓他暫時忘了煩惱。

    可惜一個氣急敗壞的腳步聲打破了寧靜。

   「幽峻!我警告你,這是最後一次了!不准給我在待在這種地方!」一個面孔同樣俊秀卻讓時間歲月留下痕跡的中年男子怒氣沖沖的罵道。

   「爹,小心腳邊的那朵花」幽峻平靜的說著,身子卻沒有一動半步。

   「花又如何?」他父親狠狠的踩爛那朵花「你成天賴在這種讓心變的軟弱的地方,你到底有沒有要好好學武功?」

   「我不想學」幽峻心疼的起身把花捧在手中「我不需要學來打架。」

   「住口!」他父親變了臉色「你是我幽允的長子,你是幽國的太子,你至少要有能力保衛國家!」伸手抓起兒子朝牆上甩去,幽俊一個翻身俐落的站穩在牆頭上,絲毫看不出是剛才那瘦弱的少年的身手。

   「我……」幽峻猶豫了一下仍鼓起勇氣說「我不想繼承王位」

「你!你真要把我氣死?」幽允的臉陰沉下來握緊了拳頭。

父親動怒的表情幽峻看多了,儘管如此,他仍有些害怕,眼神飄向自己心愛的一棵李樹上說「我不小了,已經十七歲了,有權決定我要做什麼了,我不想永遠關在宮內,我知道我不是當統治者的料,我沒把握照顧的好國家的人民」

 「你還沒有印象就在十五年前的戰亂中失蹤的姊姊幽黎,年紀輕輕就學去了我一半的武功,可是她卻是個女孩子!」幽允瞪著幽峻「而你!雖命大活了下來,可是卻像女孩子一般弄些花花草草的,我恨不得你們兩個身份對調!」

 幽峻顫抖的了一下,他痛恨任何人都拿自己壓根沒有印象的姊姊來教訓他,他對父親則是又敬又恨,他敬佩父親把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可是偏偏他討厭學些虛假的政治手段和傷人的家傳功夫,父親卻不能了解他只是一昧的相逼。

 眼前忽然飄出一片薄霧,幽峻知道父親出手了。

一道道影子如鬼影般的衝向他,陰森的寒氣衝亂了他的頭髮,「我只想要自由」幽峻嘆了一口氣,並沒有抵抗,影子已經勒住他的脖子及手腳,幽允憤怒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對於兒子毫不反抗的舉動讓他有些意外,幽允鬆開交疊的手,瞬間所有影子都消失了,幽峻喘著氣跌坐在地上,眼神卻仍十分沉穩。

「小峻」汗水滑落了幽允的背脊「你要振作,我們幽家的後代就靠你了,我死前你一定要練熟我國的家傳招式……。」剛才的那招似乎用了這位國主太多的力氣了,他剛才的憤怒忽然全消失了,慢慢地轉身離開消失在花叢中。

 幽峻平靜的臉孔消失了。望著地下雜亂的草皮及被撞倒的李樹他有些哀傷地站起來。

「武功再好也沒有用……很多事是武功辦不到的」他喃喃的閉上眼默念一道咒語,一瞬間一團光芒從幽峻手中浮出,緩緩地落在那些花草上,一眨眼的工夫,所有的植物都抬起頭來,陽光下顯得更加的翠綠了,花朵也一朵朵的綻放,和原前的美景比起來毫不遜色。

~~~~~   ~~~~~    ~~~~~      ~~~~~        ~~~~~      ~~~~~

「少爺」不知何時一個和善的男人已經站在他的背後了「剛和大王吵架了?」

「別叫我少爺,魏谷」幽峻並未轉頭就知道是誰來了「替我救一下李樹。」他比比剛才唯一沒有恢復生機的樹苗。

「行」魏谷堅持不讓幽峻拜他為師,但仍願意將他所知道的功夫傳授給他,只見魏谷的手指輕觸枯萎的枝幹,竟慢慢伸出芽來,一彈指的功夫就長成一棵大樹。

「多謝了!」幽峻露出笑容,摸摸新樹的枝葉。

   「小峻,大王並非為難你,你自己最清楚你的資質好,何必賭氣不學又老是惹大王生氣呢?」魏谷看著難得露出微笑的太子忍不住勸道。

幽峻收起了笑容有些失望的說「魏谷,你雖為大臣,我為少主,但我一向視你為師傅甚至是朋友,天下只有你最懂我的理想,怎麼你也怪起我來了? 」

魏谷笑了笑搖搖頭「我哪有怪你,只是你肯和我學這些花花草草的功夫,又為何不和你爹學家傳功夫呢?」

幽峻嘆了一口氣「這其中的道理你明明是知道的。」他左手一揚,輕聲念道「水來雨落……」若隱若現的幽浮向光際引起了一道氣流,漸漸化作千萬滴雨點撒落在這花圃上「這是幫助這植物,是好事。」然而魏谷只是笑而不語。

幽峻水再度一揮,一把銳利的短刀不知何時已在他的手中,冷森的刀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擦過魏谷「這是殺人的功夫,是最沒人性的事。」幽峻鬆開短刀丟在地上。

「小峻,武功可不是這樣分的」魏谷似乎毫不介意幽峻適才對他拿刀相向,臉上也無半分的慌張神色「看的是人心善惡,功夫可沒有善惡之分。」

「夠了」幽峻有些厭惡的看了看地上的短刀「聽說東北方有坐古颯城,天下奇人宙冥就是死在那,而且四大派系的大本營也在那,我很想去見識見識那些上乘的功夫。」

「何必呢?」魏谷的臉色有些微變「你又不喜歡武功。」

「我聽說四大派系的功夫也都是些自然的天象罷了,像是水系不就是控制雨水嗎?風系不就是控制風而已嗎?比起殺人的功夫真是美麗的多了。」幽峻有些嚮往的說。

「小峻,你千萬不能去,那四大派系可不是那麼單純,況且外面的複雜世界像你這般好心腸很容易就中了那些鬼多端的計謀,再說……」魏谷輕聲地說「你不會殺人,但是外頭的人會。」

幽峻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分析這段話的意義,一會兒他開口用堅定的聲音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更該出去外頭看看,平時老聽什麼大臣諂媚說我國物產豐饒,百姓生活安定這類的話,現下正好讓我體會一下百姓的生活也是我身為太子該做的事吧?」

 魏谷皺了皺眉,望著幽俊一時想不出任何話來反駁,只好嘆道「我大概沒辦法讓你改變主意吧?」

 「對」幽俊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悶在宮裡這麼久了,也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你至少要給我一個理由證明你有辦法保護自己」魏谷目光閃爍了一下「這樣我才有藉口在你逃跑後能安慰大王」

       「謝了!」幽峻笑得很燦爛「有你這句話我就不用擔心今晚我走後父親派兵來捉我回來了」

 「今晚?你至少要等……」魏谷話還沒說完幽峻已經揚起雙手低聲說道「草木……纏身」土地忽然迅速長出兩條巨藤朝魏谷纏去。

「破!」魏谷退了幾步大喝一聲,巨藤被一道光芒停止了生長,但是幽峻的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微笑

只見巨藤的分枝處忽噴出一道濃稠的汁液,魏谷大吃一驚還來不及反應,雙腳就被黏住了。

 「怎麼樣?」幽俊一笑拾起地上的短刀「你放心,雖然討厭但我還是會帶武器走的,而且我是慎重思考過的,我有我的計畫。」他轉身離開這夢幻般的花園,隱約還傳來他的叮嚀聲「記的替我照顧我的花草!」

 魏谷搖搖頭笑了一下,其實剛才那點伎倆他是能逃脫的,也許是他有心想幫幽峻這個當太子太可惜的孩子離開吧?否則以他身為大臣的身分還敢眼睜睜看著這麼重要的人物逃出宮外嗎?不過魏谷仍虔誠的跪了下來替這勇敢卻天真、善良卻單純的少年多求些運氣「至少……不要落到身分被拆穿而被押作人質的地步。」

 夜裡,魏谷並沒有刻意去在意,但在午夜時他清楚地聽見衛兵有些騷動,但似乎並沒有捉到任何人。

ps第一章到此結束,尚有第二章,請敬請期待(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暮與小說的世界

書奴☆小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松鴉尾
  • ya!頭香!(欸?)
    暮大好厲害呢~
    小小建議……
    幽俊的「俊」……好像有幾個打成這個「峻」了
    不好意思啊……我只會挑錯字……(羞)
    挑錯不要怪我喔!(光速逃)
  • 噢!抱歉= =那是我的問題
    我原設定是「峻」結果沒有統一
    真的很謝謝你喔!

    書奴☆小暮♥ 於 2012/05/19 10:56 回覆

  • 楊純祐
  • NoNoNo~
    上面那個悄悄話才是頭香吧XD
  • 月心
  • 小暮實在太厲害啦~
    收我為徒弟啦~(撒嬌(踹
  • 哎呀!不至於吧?
    我沒這麼厲害啦!

    書奴☆小暮♥ 於 2012/05/19 22:10 回覆

  • 您的暱稱 ...
  • 好期待下一章!!!
  • 歡迎再來逛逛~

    書奴☆小暮♥ 於 2012/08/30 15: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